你的柔情,我永远都懂!阅读 文章资讯

你的柔情,我永远都懂!阅读

张玉华夫妇 张玉华夫妇与付笛生任静夫妇合影 为给妻子治病,张玉华花光了所有积蓄,其父仍居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 扪心自问,如果生命中的另一半突遭横祸,你是否愿意兑现婚礼
NEW
点击进入
爱的第一百种语言文学 文章资讯

爱的第一百种语言文学

爱的第一百种语言 ● 张祖文 我侧身、低头,默默地静坐在一个角落里,视角所及,全是乳白乳白的墙。这些墙体已经色泽暗淡,毫无光泽。我将眼光略略地抬了抬,看到了门后面的
NEW
点击进入
明鉴居士:元日夜思乡文学 文章资讯

明鉴居士:元日夜思乡文学

元日夜思乡 夜阑听雨漫敲窗, 寒扰风欺影上墙。 遥想万家灯火亮, 醉人千里酒肴香。 难眠辗转思乡客, 应许缠绵拼命郎。 时过三更鸡叫早, 迷蒙梦里已还乡。
NEW
点击进入
老去:秋风败叶总牵连散文 文章资讯

老去:秋风败叶总牵连散文

我有一双和父亲艾宏松一样的手,大得像作业本。我现在还没有婚姻,但心里总是提醒自己,不去殴打未来的孩子。我记得父亲抽七八岁的我的声音,能闻到那像石头拍来的青气。我
NEW
点击进入
平凡:感激父亲阅读 文章资讯

平凡:感激父亲阅读

我爸叫郝金明,身份证上就是这么写的。但这些年来,他签名时通常都会写成“郝金铭”。这也许只是个无关紧要的细节,但似乎又并非那么简单。 他今年53岁,头发已现灰白,读报
NEW
点击进入
江湖:湘南好汉阅读 文章资讯

江湖:湘南好汉阅读

我的父亲过世已33年了。他是在“文革”刚结束就离开了我们,当时我只有15岁多。说实在话,他在我的记忆中已相当模糊不清。所以,当《南方周末》提出来要我写一篇关于父亲的文
NEW
点击进入
活着:我最后的城堡阅读 文章资讯

活着:我最后的城堡阅读

可能在很多人眼里,我已经死了;但在我爸爸田建党眼里,我还活着。 国庆节那天中午,深圳龙华医院门口,爸爸把我抱上富士康派来的大巴时,我的下半身还是没有知觉,后背里钉
NEW
点击进入
碌碌:户口簿上的过客文章 文章资讯

碌碌:户口簿上的过客文章

1960年代正牌大学毕业,在国有大企业工作20年,出过国,拿过外国的勋章,受到过中国和外国最高领导人的接见——在1940年代出生的同龄人中,我的父亲鞠荣芳算是一个“见过大世面
NEW
点击进入
坚忍:父亲的家谱文章 文章资讯

坚忍:父亲的家谱文章

陈星伍今年54岁了,他是福建省永春县蓬壶镇的一名医生。每天早上7点多,他从狭促的职工宿舍楼醒过来,第一件事是找打火机和接开水。对他来说,早餐除了碳水化合物、蛋白质、
NEW
点击进入
白发:我爸是陈广乾浏览 文章资讯

白发:我爸是陈广乾浏览

我爸叫陈广乾。他属虎,今年49岁。我爸25岁时有了我,28岁有了我妹妹。我属兔,今年24岁。 我妹妹叫陈晓凤,她属马,1990年生,今年21岁了。 我家在石家庄下面的辛集市,我爸是高
NEW
点击进入
阴影:我的“老汉儿”文强文章 文章资讯

阴影:我的“老汉儿”文强文章

我从小活在父亲的影子底下,内向、胆子小。听大姑说,我爸小时候跟我一样,后来才变了。 老汉儿(川渝方言,意为父亲)管我很严。小学放学去河边玩,回来不承认,就打我。他
NEW
点击进入